當前位置>服裝設計 > 深度專題 > 配飾 >

佳士得展開全球巡展,為什么達?芬奇的遺作《救世主》是一場賭博

發表于: 2017-10-20 來源: 未知 責任編輯: 信息發布中心 收藏

 

 在2017年10月10日揭幕一個安保人員站在達·芬奇《救世主》身旁。圖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本周末,就像有一群小惡魔在我的喉嚨里點起篝火,這個行業中分別有一份受難與一份救贖發生……

  上周國際藝術圈的熱點基本上是一件事,佳士得揭開了11月15日戰后與當代晚間拍賣上的兩件拍品的面紗: 安迪·沃霍爾的《60幅最后的晚餐》(Sixty Last Suppers), 還有一件向達·芬奇的杰作致敬的里程碑式絲印作品。這幅畫的估價約為5000萬美元。另外一件拍品是達·芬奇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佳士得表示, 這幅畫是這位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大師尚存于私人藏家之手的唯一一幅作品, 并因此被估價在1億美元左右 (注釋: 這兩件作品均已被第三方擔保)。

  我可以就出售《救世主》的過程寫上三篇文章。但是因為:

  A. 其他人已經注意到了這幅畫曲折復雜的傳奇故事 (它于2007年被認定為達·芬奇的作品)。

  B. 數年前,我也寫過關于這幅畫歷史定價所激發出的好奇。

  C. 現在,就讓我們聚焦于一個關鍵部分:佳士得的市場營銷方案。

  ARTnew的作者Nate Freeman寫道: “圍繞這兩件作品展開的宣傳盛況,是對于佳士得來說罕見的自傲和顯擺。這家拍賣行表示,其此前從未有過如此鋪陳的揭幕。"我在artnet新聞的同事Eileen Kinsella表示: “這拍品都于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佳士得總部宣布……并附有包括戰后與當代藝術部的聯合主管Lo?c Gouzer 與 Alex Rotter、傳統大師繪畫高級專家Alan Wintermute,以及傳統大師繪畫部主管Francois de Poortere等在內的一眾高管的評論。"

 戰后與當代藝術部的聯合主管Lo?c Gouzer (中)正在揭幕儀式上講話。圖片:by 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Auction House

  如果這一切都顯得過于沉悶與老派,佳士得一些辦法為使這位耶穌性感起來,將《救世主》安置于一系列閃閃發光的金屬門之后。一層層門由守衛們推開,而立于門后的畫作也得以在新聞發布會上大放異彩。這家拍賣行的網站現已登載了大量關于這件藝術品的內容,它被記錄為“最后的達·芬奇"。而在這些資料中還附有一個33秒的視頻。與戰后與當代部門相對年輕的氛圍不同,我只能將其形容為一種具有年輕人美學的老年人思維。

  然而,在《救世主》不惜血本的推廣中,最顯著的也是最為簡單的一種,至少概念上來說是如此。在展覽開幕之前,佳士得“將于世界各地的關鍵地點對這幅作品進行巡展,其中包括香港(10月13日-16日)、舊金山(10月18日-20日)和倫敦(10月24日-26日)"。

  將一件價值連城的畫作為其客戶巡展已經不是這個行業的新戰略。即使不是絕大多數,也一定有許多藏家想在決定要不要(和以多大的代價)買下一件口口相傳的作品前親自一睹其真容。另外,如果一家拍賣行希望激發整個超級精英競拍群體,而非一兩個巨鱷的興趣,將拍品進行巡展便比選擇某些買家預覽要顯得合理。

  然而,為《救世主》設計的日程所展示的超乎尋常的雄心還是使我吃驚,尤其是在考略了這幅畫的年齡與罕見度之后。我并非一位修護傳統大師作品的專家,而更像一位滿嘴危言聳聽的街頭布道者。但是鑒于我在畫廊的多年工作經驗,我知道每一次的裝卸與搬運都會為一幅藝術品的生命帶去危險,哪怕只是一件剛剛從畫室中新鮮出爐的作品。所以,基于一份整體準則,非常古老與極具價值的作品通常應該盡量少地移動。就算有例外情況,也不能在運輸和裝卸上太急。

  整個巡展無疑使 “最后的達·芬奇" 變成了一個“預算虐待狂"。另外,這趟旅程也產生了一種心在滴血般的痛:預測可能遭受的物理災難,并將其放大化。如果佳士得沒有能力范圍內為《救世主》從頭至尾的行程配備最昂貴的物流專家,我就手洗浸泡在一大桶臟衣物。

  盡管如此,還是不可能完全避免意外的發生,像是在一段顛簸道路上行駛著的藝術快車上的一個平坦輪子,或像在某個錯誤時刻一位藝術搬運工手臂上的一次肌肉抽搐。所以,無論佳士得投入了多少金錢去阻止這類情況發生,《救世主》還是有可能在其曠世的拍賣前就已被損壞或損毀。

  我不是說佳士得的行為不負責任,或是反常規地去為這樣一幅歷史性畫作展開一場高強度的巡回展覽(尤其是Gouzer,他的“愛冒險的貪婪鬼"的名聲在外)。我只是在說, 這場大型巡展包含著一場無足輕重的賭博。不管這家拍賣行的藝術保險政策、第三方擔保參數和后勤力量有多么強大。

  如果我持有任何《救世主》待售的股份,這種增加的不確定性也許會讓我每日燒香拜佛, 拜祭每一位我們人類所編造出的神靈。但是在2017年的這個超高端藝術市場中, 佳士得激進的營銷努力再一次證明了如果賣家希望到達美元成堆的天堂樂土,他們就必須花上大價錢和把握大機遇。



手机玩腾讯分分彩平台